小贱人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 唔好热难受大叔要我好不好唔嗯

编辑:两性情感2019-11-30 11:55:55 关键字:小贱人,几天没玩,你,痒,好热,难受,大叔,要我,好不好

  近两年来,校园暴力一词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一段又一段的校园暴力视频被散布到网上,让人触目惊心。两三个女生揪住一个女生的头发扯来扯去,这个男生用胳膊肘不停地怼那个男生的脸,家长们看了直呼痛心。

  不过,这些比起我的中小学时代的校园暴力,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那会网络还不发达,如果有视频留存的话,家长看了估计会疯掉。这个故事,就是我亲身的经历。

  小刘

  “大奥,这瓶墨水就送给你了。”小刘拿着那瓶纯蓝色墨水轻轻地放在我的书桌上,很认真地对我说。这是小刘在转学的前一天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其实我俩算不上好朋友,只是因为我从来不欺负他,因此这瓶墨水也有了它独特的分量。

  那是2007年,我们初一。

  尚杰是我哥们,他的乐趣就在于捉弄小刘。那会我们学校的操场上还铺着一层沙子,厕所也还是可容纳十几个人同时蹲坑的旱厕所。

  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

  尚杰强行摘下小刘的眼镜,从教室一路走到厕所,随手就把眼镜扔进了两米多深的粪坑里。个子不高的小刘一直在尚杰身边蹦蹦跳跳的抢眼镜,嘴上还不停地求饶,可越是这样尚杰越是兴奋。事后小刘不得不找一根很长的杆子去粪坑里挑出自己的眼镜。不过这种事只是偶尔发生。更伤人的是日常的行为。

  我们都是在学校寄宿的,同班学生同一个宿舍。

  “小刘,把我袜子洗了。”尚杰坐在床上把脱下的袜子卷成一团准确地撇进了小刘正在洗漱的脸盆里。小刘很瘦,尚杰一只手就能把他拎起来。小刘只好闷闷不乐地洗袜子。

  “咋啦?让你洗袜子你还不乐意了?”尚杰从床上站起来走到小刘跟前。

  “没,没不乐意。谁敢不乐意?”小刘低声道。

  “顶嘴!还敢你妈的顶嘴!”尚杰对着小刘的肩膀就是一脚,把蹲着的小刘直接踹到在地,小刘满是泡沫的手在地板砖上打滑。“快你妈给老子洗!”

  宿舍的其他同学都哈哈笑个不停,说小刘真是个傻逼。只有老张站出来缓和了场面,老张是班长。

  “小刘,赶紧洗。老尚,这会就晨练也太早了吧。”

  所谓的晨练,就是老尚每天早上起床都要把小刘当成沙包练一阵,说是为了让小刘长得健壮点,美其名曰晨练。

  小刘走后,那瓶墨水不久也丢了,我也没放在心上。我们不是朋友,我只是可怜他而已。

  大杜

  中学时代,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大哥级的人物,这位大哥往往成绩不好却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保护着全班同学。我们班就比较特别,没有一个绝对说了算的人物,群雄逐鹿彼此勾心斗角,因此也就不够团结,容易受别的班级欺负。

  在大哥级别之上,还有一个大哥大,大哥大就是年级组的扛把子,大杜就是我们初一年级组的扛把子。他有一句口头禅:能动手就别吵吵。

  那是他最辉煌的一次战绩。

  中午下课后,同学们都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食堂跑飞奔而去。住过宿的同学都知道那壮观的场面。到食堂后男生都是先打饭再汇合,女生是先汇合再打饭。 
小贱人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 唔好热难受大叔要我好不好唔嗯

  那天我是第一个跑到食堂门口的。只见大杜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双臂耷拉在膝盖上,低着头,眼睛从陈浩南式的发型缝隙中射出来,对我说:“今天别来食堂吃了行吧。”我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两个小弟,顿感一股王八之气迎面扑来。我点点头,转身向商店走去。

  结果那天全校上千名住宿生,没有一个去食堂吃饭,食堂血亏。食堂经理是正教处副主任,大发雷霆。特意召开了一次国旗下讲话,说清楚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大杜说是自己的小弟前一天在食堂吃西红柿炒鸡蛋吃坏了肚子,大杜要打抱不平。可食堂经理查了前一天的菜谱,并没有西红柿炒鸡蛋这道菜。这件事不了了之,大杜并未受到处罚,毕竟有老王包庇着他。

  大杜的英雄事迹远不止这些,还有呢。

  下晚自习后,距休息还有半小时的空档期。每天这个时候,都是学生们谈恋爱的好时机。操场没有照明也没有监控,一对对情侣在黑暗中你侬我侬。

  老张回到宿舍后,一下瘫在床上。慌里慌张地对我们说他要完了,他在操场奔跑的时候撞倒了李雪,现在李雪已经被送医院了。我们都默不作声。

  果不其然,没多会,大杜就带着七八个小弟来到了我们宿舍,他来给女朋友报仇来了。一脚踹开门,喊道:“张志超在哪?”他们走到老张的床前。大杜把一只脚踏在老张的床上,弯着腰对老张说:“你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吗?”老张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

  “就是他把嫂子给撞了?!”大杜身边一个小弟喊道。

  “你们几个,都出去。”另一个小弟让我们离开宿舍,说来也怪,当时的我们怎么就那么怂呢?

  我们回到宿舍,大杜一帮人走了,老张黑色的衣服上全是脚印。他哭了一整晚。夜间查宿的老师发现了,坐在老张的床上一个劲安慰说:“孩子,没事,这个世界上本来很多事我们就做不到,努力了就好。”他误解了。

  老张哭哭啼啼地说明了原因后,老师长长地叹了口气,用手拍了拍老张,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老王

  大杜为什么敢猖狂?一半原因是因为老王。老王是学校负责住宿的主任,他为了便于管理,在五个楼层分别设置了楼长,夜间有宿舍吵闹,楼长就负责惩罚,很有古代酷吏的味道。大杜就是总楼长,老王的副手。

  老王全名王永刚,再不就是王井刚,时间太久了名字早已模糊,可他那副恶心的嘴脸至今还历历在目。

  他在一次课间操上宣布了对我的同班同学小齐的处罚:开除学籍,留校察看。小齐在厕所抽烟被抓了个正着。晚上,老王来到了我们宿舍,坐在小齐的床上。

  “小子,还没睡呢。”他亲切地问小齐。一身酒气。

  “老师,你来了。”小齐赶紧起身,老王又双手把他按住让他老实躺着。

  “老师,别开出我的学籍行吗?”小齐恳求地说。

  “放心,傻小子,不开除。”老王就像喝了酒的王八,光秃秃的脑袋在灯光下随着晃动来回地闪。“明天给我买两盒玉溪,送我办公室去,这事就算了了。”

  “谢谢老师,老师慢走。”

  去年,我跟老张在一起喝酒。说起了当年的事。

  “你还记得杜艳阳不?大杜,年级组扛把子。”他神秘兮兮地看着我说,“你猜他现在干什么呢?”

  “我哪知道,他不是初二就辍学了吗?” 

  “他现在就在这家酒馆打工端盘子呢。要不你以为我啥会来这家酒馆喝酒?”

  正说着,一个服务生端着菜走上前来,十分客气地说,“水煮肉片,二位慢用。”我一看,那人正是大杜,完全不像当年的样子,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人也变得客客气气。他转身刚要走,老张说等会,随即从钱包拿出一张红票子,往酒桌上一扔,“拿着吧,赏你的。”大杜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即拿起红票子塞进兜里,嘴上不停地感谢。

  “这人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别他妈看不起谁。来,干一个!”我和老张一饮而尽,直呼痛快。

  “你还记得那个王什么刚老师吗?”我问道。

  “那个大王八?还在当老师呢。”老张点燃一支烟,喝一口酒抽一口烟。

  “咱班的小刘你还记得不?这些年遇见过他吗?”我又问。

  “没,早忘了。你怎么还想着他呢?”

  “没啥,就是那年他转学之前,送给我一个墨水瓶。。。”

  自地球诞生琳奈人就出现了,他们几乎是同时诞生的,所以琳奈人也自然成为了地球上的第一种生命。

  他们是以液态存在的,多数时间保持在人形,身体会随着年龄渐渐地气化,直至消失,也就是琳奈人的一生。他们聪明能干,但就是心眼太好了,宁愿让自己吃亏也不会让他人的利益受到威胁。最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的“睡瘾”大概每个月一次,当睡瘾来时,会瞬间失去意识一小时左右。

  四十亿年了,他们从未见到过其他生物,直到有一天,他们见到了人类。对于他们来说,比自己弱的生物应该给予帮助,他们放下黑暗森林法则,教会了人类语言,却遭到了报复。

  人类文明2019年,他们发现了一直生存在地底的琳奈人。那一天,中国某油田挖出了不明液体,经科学家的检测,发现这种液体的成分从未在地球出现过,并且每次提取的样本密度都不一样,这已经震惊了科学界。

  后来一次意外发生了,在试管运输过程中,一位科研人员不小心将试打碎,却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哎呀,好疼啊!”

  他先是愣了一下,确认四周没人,只是自己的幻听时却又有一声:“你是人类吗?可以把我复原吗?”

  这次他听到很清楚,确认有什么东西在跟他说话,连忙叫醒了睡梦中的领导,两人一回实验室,只见哪些试管全部碎在地上,中间站着一个人形不明生物,说到:“你好啊。”

  这件事马上传到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这件事的相关人员也迅速的得到了控制。

  “就是这样吗?”报告厅里,联合国的人员对发现琳奈人的经过表示疑惑,“那为什么所有的试管都碎了,为什么你打碎了一个试管才出现的声音,为什么你睡着了!”

  “我来解释吧。”所有人都被这突入其来的声音吓到了,那个本应在禁闭室的琳奈人竟来到了报告厅!

  “我叫韦,是一名琳奈人。从地球诞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来到了地球。四十亿年来,我们因为不想打扰其他文明,一直躲在地底。前几天,我因为好奇走到了那个能抽取石油的机器旁,未曾想到睡瘾来了,就这样被抽到了地面,然后被解体,再……”

  听到这,人员觉得他的能力已经无法解决这件事,通知召开紧急联合国会议。科研人员也开始了对韦的研究。

  通过研究,发现韦竟然可以随意的改变自己的成分,向他的身上滴一滴液态氢,韦就变成了“氢人”,并且还能拥有强大的凝固力,直接改变氢的化学结构,甚至可以直接进行提炼,科研人员将海水滴在韦身上,韦竟能随意提炼他所想提炼的成分,当韦受伤时,还可以自主修复……韦的能力,足以凌驾一切!

  在联合国会议上,最终投票通过了将琳奈人公众于世,从此世界上分为三种人:想利用韦能力为自己征服世界或获取暴利的人,他们被称为自利當;而想利用韦的能力去让世界更美好的人被称为公利當;还有就是老百姓了,他们对于两大當派看法多数偏向于公利當,但不能改变自利當人数最多的事实。

  世界在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惊天的逆转,战火纷飞,昨日的和平早已不存在。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因为韦的到来打的头破血流。 

  大地已是黑暗的了,不,是猩红色!曾经繁荣昌盛的世界已没有几个人在地面。核弹的辐射久久不能驱散,隔着防护服都为人心的邪恶所作呕。

  远处,那个妻子是自利當的男人坐在地上痛哭着,刚刚,他的战友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你加入自己當就算了,还带着孩子做这么危险的事!现在,你把孩子藏哪了啊!她才八个月大啊!”

  自从人类知道了韦的可怕后,一直不敢激怒韦,害怕他使用什么能力灭绝人类。

  但韦从未隐藏过他的善良,一直以德报怨,从未想过攻击曾将自己解体的人类。人类却得寸进尺,不断的挑战韦的底线,甚至直接将自己想征服地球的计划告诉韦,终于韦生气了:“你们把我留在这就是为了拿我做实验、测试武器吗?”人类没有回复他,但答案他以心知肚明了。

  晚上,趁着夜色韦利用自己可以无限伸缩的身体逃离了房间,他算准了如何避开所有守卫,却算不过人类狡猾的内心。韦刚越过高高的“琳奈看守所”围墙,瞬间被特殊笼子收容了。

  “您这是要去哪啊!”自利當的领导庆说到。

  韦被无奈的送回看守所。现在,韦已经不在像之前那样看管了,每一秒都不能离开看管的视线。

  每一秒,都没有属于自己的隐私;每一天,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身体的每一升水,每一泪似乎都不属于自己了;想哭,想死,韦的脑中浮现着琳奈的美好家园,现在的他思绪万千,他不甘心被人类所利用,用尽所有的力气冲破牢笼,将自己在人类世界所见,所悟的一切告诉了其他琳奈人。临终前,只是留下一句“人类终将因自己所毁灭,善良与邪恶不能并存,但善良总会被幸运所眷顾,邪恶的意念只能一轮又一轮的轮回!”

  最终韦化作一缕青烟,缓缓上升,冲破了云际,冲破了苍天,冲破了宇宙的边缘,来到了生命的尽头。

  韦的离开很快就让公利當知道了,他们发誓会审判自利當所犯的罪,这几年深得人心的他们打仗是战无不胜,自利當其实早就因韦的离开产生了分歧。这,就是幸运的眷顾吧!

  地表三千米下,琳奈人的世界有条不紊的运行着。在他们的世界,没有谎言,没有欺骗,没有狡猾的念头,这种平衡奇迹般的出现在琳奈人的世界,如有一人有所隐藏,失去平衡的世界就会像快从独木桥上摔下来一样,摇摇晃晃,鸿毛般的力量都能将其推翻。

  自从接受到韦的讯息后,琳奈高层一直束手无策,对于三千米上的人类世界,他们当然想帮帮人类度过这一难题。直到现在,他们仍以为韦是自杀。

  “当时,暴徒们冲进他的房间……将他锁了起来,最后用了所有力气才冲破牢笼……都是我不好,没保护好韦!他最后只说了一句‘我想家了!’”自利當的庆哭着说到。

  “是啊,当时我们看他的记忆是只看到人类战乱,韦用尽力气冲破牢笼。没想到,还有这些事!”琳奈人的代表说到,“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们夺回世界!韦的仇我们也会报!”

  地球人类的2020年即将到来,人们的生活仍没有恢复,恐惧,孤独,寂寞,悲伤在人们的心里挥之不去,就连琳奈人也都和自利當讨论着。

  对于被自利當所迷惑的琳奈人,公利當只能像哑巴吃黄连一样苦苦解释。琳奈人起初也是半信半疑,毕竟他们于自利當的交往多,最终还是相信了他们。

  现在唯一能改变这一切的只有韦去世前,卧底所拍摄的影像。但现在,这位卧底的思想偏向于自利當。想拿回影像还需穿过防区,如果直接夺回最简单了。

  卧底倩已经好久没和公利當联系了,她甚至认为自己被抛弃了,六个月来一直自暴自弃。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参与完下班会议后来到了房间,那支用来回报信息的通讯笔却响了。她是又生气又激动,想了想还是不接了,自己已经决定加入自利當了。

  但,她的意念还是让她接了。 

 “倩,你还好吗?“

  “你们是现在才想起我吗!知道没有你们信息的这几天我有多难吗!”

  “那是因为通讯电台有距离限制,后来我们失去了据点,死伤惨重,五六个兄弟就是为了拿回电台而冲回据点,都牺牲了啊!我也是一名卧底,现在只是偷偷和你通话的!”

  “对不起,我加入了自利當……你们不会赢的,他们有琳奈人的帮助”说完倩挂断了电话。其实她并不同意自利當的想法,她只是怕死而已,现在又有了琳奈人加入,她更不好跑了。

  第二天,刚结束下班会议,她马上使用通讯笔联系:“昨天找我干什么。”

  “……”

  “发生了什么吗?”

  “……”

  “倩,韦去世前的影像你还有吗?”倩身后响起了声音,“我直接来找你了,没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啊。”

  “我……不想再卧底了。”倩弱弱地说到。

  “只有韦去世前的影像才能让琳奈人知道是自利當逼死的韦!琳奈人是拯救世界唯一的方法,他们具有很强的能力!你就打算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世界毁灭吗!”

  “我……”

  “如果想帮世界,想帮我们,明天的这个时候把影像放在互通地上和地下的电梯旁。会有人来取的。”说完,他留了一张纸条便走了。倩仍犹豫着,她会选择保护世界还是投靠自利當,只有明天才知道,地球的命运握在她的手上。

  “柳,你刚刚去哪了?”自利當的副主席文问到。

  “我都说了,在房间啊!”

  “那监控是坏了吗。”说着,文调出了刚刚的监控,那只是,柳出去找倩的过程,“还狡辩吗?”

  “自己看体格,身高,衣服都完全对不上,你是想升职想疯了吧!”

  “你……”文竟无言以对。

  其实,他完全不知道柳出去找倩了,只是看他不爽,想挫挫他的锐气,并且还有可能升职才伪造监控的。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自利當高层一直怀疑柳是卧底在这的,这回他们查了真的监控,发现柳确十旜去了,开始了对柳的审问。

  时间来到了第二天下午,一天的审讯对柳来讲十分难熬。

  “是不是还有其他卧底!”

  “都说没了!”

  审讯人没有回话,他知道柳不会说了,告诉他:“你是个好卧底,但站错了阵营,也就一个小时后,琳奈人将开始对公利當的总攻。那时,我一定要让你看看杀死最后一名公利當员的场面!告诉你投靠我们才是对的!你能分到居住拳,只要服从命令,还可以拿更多的钱!当更大的人!”

  “你觉得真的能像预期那样吗?人心莫测!那时高层有拳有势,谁会想着你!所有人都争着抢着当人发财,那时你才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审判人似乎被打动了,先是愣了一会,然后默默的说到:“你走吧,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现在我们什么都无法改变,只能希望影像拿到了。”

  倩很纠结,真的很纠结。

  世界的生死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压力扑面而来。

  相信自利當会给自己拳利和金钱?

  相信柳于公利當会胜利?

  倩思考了很久,带上影像,离开了房间。

  “滴上这滴氢,然后制作成固体氢炸弹并发射出去,直接就可以杀死他们了。”

  “一定要杀光吗?”

  自利當高层于琳奈人进行最后的战术讨论。

  “当然了,他们可是间接杀死韦的凶手啊!”

  “可……”

  “出发!”

  公利當会议楼里也是一番激烈的讨论,所有人都为如何将影像放给琳奈人看的方法上产生了分歧。

  “我们时间不多了!再吵会儿,他们直接打来了!”公利當主席汤说到,“最简单的办法,直接放!让所有的电子广告牌都同时播放!”

  其他人听了都觉得很有道理,纷纷赞叹主席的领导力,刚刚还是乱作一团,却瞬间整齐有素。

  就在这时,自利當和琳奈人已经来到了附近,就连空气里都散发着紧张的味道,所有人选择了大战前的沉默。

  终于,自利當拉开了大战的序幕,琳奈人一字排开,向着公利當的當都发射固体氢炸弹。

  一时间,整座地下城变为废墟,变为了“墓城”,那么多抱有远大理想的人就这样一瞬间化作灰烬。

  突然,琳奈人将身体转向了自利當们,又是一阵炮轰。

  许多人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死,就这样随着尘埃消散了。

  远处,文走了过来,海绵从地底突然出现,将琳奈人吸收了。

  “我叫自利當,自利!谁要什么人职!要做就做皇帝!”文笑着喊到,可惜只有琳奈人在海绵里听见了。

  “人类终将因自己所毁灭,善良与邪恶不能并存,但善良总会被幸运所眷顾,邪恶的意念只能一轮又一轮的轮回……”韦的声音骤然响起,连自以为计划周全的文也被下了一跳。

  原来是倩!,她拿着手机,播放着那段韦生前最后的影像。

  琳奈人终于知道了真相,他们很是愧疚,很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们。

  “这是真的吗?”过了很久,一位琳奈人小声的说到。

  没有人回答他们,但所有人心里都有个答案。

  琳奈人彻底怒了,自利當骗他们杀了那么多人,文又骗他们杀了那么多人,直到刚刚,他还以为文会带领世界走向新的时代!

  他们像韦一样冲破海绵的枷锁,与地球一切结束了他们轰轰烈烈的一生。

  几亿年后,一个类似于地球的星球诞生了琳奈人,他们正是琳奈人DNA经过多年漂流才诞生的。

相关文章
宝贝这样舒不舒服嗯墨云晔 趴好自己搬开花瓣塞东西

宝贝这样舒不舒服嗯墨云晔 趴好自己搬开花瓣塞东西

当萧炎听见老师念到自己名字时正好在走神,什么参加学校组织的国庆汇演,应该是去凑数吧,反正成绩还行,多拓展一下兴趣爱好也[详情]

小贱人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 唔好热难受大叔要我好不好唔嗯

小贱人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 唔好热难受大叔要我好不好唔嗯

近两年来,校园暴力一词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一段又一段的校园暴力视频被散布到网上,让人触目惊心。两三个女生揪住[详情]

芊芊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 乖握住它放你自己两腿中间

芊芊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 乖握住它放你自己两腿中间

院长说,我是两个月大的时候从门口抱进来的,那时我冻得奄奄一息,身上连只言片语都没有,这断了我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我亦不[详情]

用手指撑开软肉塞胡萝卜 这东西怎么吸得这么紧

用手指撑开软肉塞胡萝卜 这东西怎么吸得这么紧

今日午餐打饭,有新同事来临,其中一位叫易晓较早认识,也是一个领导,和我差不多。易一到,我便开起玩笑,“领导应该在办公室等着[详情]

男人最想听的叫床词 女人叫床说的越浪他越性奋

男人最想听的叫床词 女人叫床说的越浪他越性奋

在男女亲密关系中,爱爱时一些叫床词其实能非常有力地增加二人性生活的幸福感,女人叫床说的最浪的话你越浪他越性奋啊!这[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靓女时尚 (闽ICP备19023088号 )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