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入花心深处研磨逗弄着 小妖精你真是要折磨死我

编辑:两性情感2019-12-03 15:07:35 关键字:探入,花心,深处,研磨,逗弄,小妖精,折磨,死,我

探入花心深处研磨逗弄着 小妖精你真是要折磨死我
  前些日,馨缘儿的父母抱著馨缘儿一起到我这裡的海边玩,玩了半天,吃完饭临上车前,馨缘儿的母亲对我说,你给孩子讲个轮迴故事吧。我说:「你想听哪一类的故事呢?」她说:「说说老虎怎麽样?」我知道她故意给我出难题。因为老虎的故事可不好讲。

  我试著定睛一看,看他们的历史长河中还真有关于老虎的影像,于是笑著说,就说说从前那隻母老虎和小老虎的故事吧。

  要说正文之前,咱必须说清楚一个关键性问题:老虎虽然是在山中为百兽之王,但不是什麽人都吃。老虎是上天安排的巡山大王,就如同海裡的龙一般,它负责管理山林野兽。

  用现代的话来说,整个丛林的食物链是完整的,有规律的。为什麽老虎吃人?因为很多人虽有人的形体,但因为损德过多,导致在道德水准上与野兽无异。所以当这种人走入山林之中,在老虎看来其人为兽,所以吃了他。

  当然老虎吃人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人如果前生和老虎(今生是老虎,前生不一定是老虎,也许是一个人也说不定)有过什麽恩怨,那此生需要了结,也会出现这个情况。

  在古代北方的山林裡有这样一对老虎母子。母老虎带著刚出生不久的小老虎,悠閒的在山林裡寻找食物。一位猎人见到了,慌忙爬到树上,以免让老虎看到。

  此时,来了另外一个非常彪悍武功高强的人,弯弓搭箭向母老虎的咽喉处射出一箭。不料巧合的是,这位猎人的弓不小心从树上落下来,正好挡住了那支射向母老虎的箭。因为箭的速度很快,当撞倒弓上的时候「砰」的一声,然后射出去几米后落地。母老虎回头看看,转身带著小老虎消失在丛林中了。

  那位武功高强的人见到老虎跑了非常生气,叫这个猎人从树上下来,狠狠的打了他一顿,然后扬长而去。

  这位猎人一瘸一拐的走回家,他的媳妇给他敷上草药,包扎好。他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才又出来打猎。在家裡这段时间,他买了一些马羊之类的饲养,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收入。

  这次他带上弓箭又到深山裡打猎,遇到一群野狼,他因为太急在射出几支箭之后,把弓弦拉断,无奈地只好拼命的跑,躲避野狼的追逐。当他拼命的跑呀跑,跑到一个悬崖边上的时候,眼见没有退路了,只得一咬牙一横心跳了下去。

  在跳的过程中,仿佛看见有老虎在下边,正张开大口等著他呢!他心想这下可完了,于是眼睛一闭,接著就晕了过去。

  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脸上好像有什麽东西在舔自己,脸上生疼生疼的。

  他睁眼一看,一隻老虎张著血盆大口,血腥味扑鼻,在舔自己脸呢!他又当场吓晕了。这下子老虎著急了,不停的吼著。身边的小老虎也过来帮忙,摇动他的胳膊,过了半天,他又一次醒过来了。

  等他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那两隻老虎是他无意中搭救的那老虎母子。

  看他醒过来了,母老虎带著小老虎在他面前做作揖状,然后给他找来一些野果让他充饥。

  他也没有了对老虎的惧怕,待吃完野果之后,他找来一隻树枝,骑到了虎背上,想让老虎送他回家,母老虎也点头同意了。

  当他骑著母老虎回家的时候,顿时成了三村五里的「特大新闻」,人们都慕名来看这对母子老虎。猎户的媳妇开始也很害怕,后来听猎户把事情的原卫都说清楚了,于是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让这两隻老虎给他们看家护院!

  猎户想了半天,觉得如果放虎归山,将来万一要吃人怎麽办?还不如我辛苦一些,多打点野味给牠们,也让牠们帮我们看家。

  于是乎这两隻老虎就成了猎户家的「狗」,行使看家的本领。三村五里的人都很敬佩这两隻老虎的义举。经常过来看望牠们,给牠们送一些野味。每逢这时,母老虎都带著小老虎做作揖状,谢谢他们。

  后来这件事越传越广,有几个江湖上的毛贼听说了,觉得猎户家应该很有钱,于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夜过来偷东西(主要想偷钱)。当他们入院,母老虎装睡,小老虎正要出声,母老虎扒拉小老虎一下,等这几个人拿上偷得的银子往外跑的时候,母老虎像箭一样冲了过去,把那几个人扑倒,衣服撕烂,小老虎就跑到猎户的门口拍门。

  猎户和妻子出来一看笑了:只见那几个毛贼衣冠不整的蜷缩在雪地裡(其实都吓晕了),母老虎在旁边看著。母老虎见猎户过来了,高兴的摇摇尾巴,带著小老虎回到住处睡觉去了。

  后来,来了一群冒充人军的山贼,这帮人胆子很大,强令猎户把牛羊和老虎交给他们,并说如果不交,就会把他们送入大牢。猎户夫妇都是没有经过世面的人,闻听此言很害怕。就在这个时候,母老虎一拍小老虎的肩头,小老虎衝向那个为首的人面前,把那个人外面的人军服装撕掉,裡面是强盗的衣服。因为这群强盗的伎俩被揭穿而恼羞成怒,母老虎也扑上来,这下子这群盗贼可吓坏了,没命的跑了。

  后来这裡的保长(当地管事的小人)听说了此事,就聚集了很多当地人,要为这两隻义虎摆酒,以答谢牠们。

  这两隻老虎当时也喝了很多,大家都觉得老虎都懂得知恩图报,那作为我们人也要懂得互相和睦相处。从此,这裡的民风愈加淳朴,百姓都能安居乐业。

  文中的母老虎就是馨缘儿的母亲,小老虎当然就是馨缘儿,而那个猎户是馨缘儿的父亲。

  看来因缘轮迴真的很奇妙,也蛮有意思的。

  那里又传来了食物的香气,我顺着屋檐跳了进去。

  她在厨房里正烧着菜,汗珠沿着她的脸颊流下来顺势落了一颗在地上,我轻轻走过去嗅了嗅。

  我喜欢她身体散发的味道,因为她身上总是有一股我喜欢的肉香。

  林妧,那个和她住在一起的男人是这么叫她的。

  今天的菜很丰盛,看来那个男人很快就回来了。我不喜欢那个男人,因为他对我从来都很冷漠。不过只要他在,好吃的东西总是特别很多。再不喜欢他,能吃到美食,也还不赖。

  “小东西,你又来啦,今天有鱼骨头吃哦。”林妧低下头望着我,她的眸充满了温柔。我本能地走到她的脚边,用身体轻抚着她的腿来回应她,她的温度总是让我无比安心。

  门口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我嗅到了熟悉却令我厌恶的气息,是那个男人回来了。

  林妧关上水龙头,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往门口的方向走去。我跟在她的身后,当然并不是我想过去跟那男人打招呼,我只是习惯粘着林妧。

  林妧微笑着对门口的男人说:“老公你回来啦,今天难得你在家吃晚饭,我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红烧肉和鳕鱼。”

  林妧多数时候叫他老公,偶尔心情不好或跟他发脾气的时候会叫他肖谦。那我还是称他肖谦吧,毕竟他没让我心情好过。

  “下次别弄那么多菜,平时应酬多,在家就想吃清淡些。”肖谦有点不耐烦,顺手将手里的栗色公文包递给了林妧。

  “还不是想着你工作辛苦,给你补补身体。”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我似乎看到林妧眼里闪过了一丝失落。

  给你做那么多好吃的还不愿意,你知道我因为林妧给我的那一小块食物有多感激她吗?对了,这才是肖谦,总能让我窝火。可惜肖谦从不靠近我,如果他来逗逗我,我还有理由抓他两爪。

  我第一次见到林妧是在她的怀里,在她的怀里能闻到餐厅里常闻到的气味,那是最美好的味道。我已经不记得是怎么到她怀里的了,我只记得很饿,然后晕过去。

  离开那个叫“宠物医院”的地方,她带我去了那个她称之为“家”的地方。她是希望跟我一起生活的,可是那个叫肖谦的男人不同意,林妧只能妥协。

  之后,我时常会在那个男人不在家的时候,自己顺着管道、窗台爬进家,每次林妧看到我都很开心。

  我并不是怕肖谦,只是我也懒得见他,不过今天例外,因为有我最爱的鱼骨头,我才不想因为那个男人而错过。

  “这只猫怎么又来了?别一会儿弄得家里全是毛。”肖谦望着我不耐烦地说。

  林妧:“它可能看我一个人在家无聊,陪陪我。我每天都会打扫的,不用担心。”

  肖谦:“如果觉得无聊就找些事做。”

  林妧:“当年我也想工作的,但你让我辞职专心照顾家里,不是吗?”

  肖谦:“我们现在也没孩子,家里有多少事可做?现在好多女性一边养着孩子还在外工作。”

  林妧:“家里也有很多事要忙,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轻松。”

  肖谦:“既然有那么多事做就别总是抱怨在家无聊。”

  林妧:“我不是抱怨,还不是希望你少些应酬,多在家陪陪我。”

  肖谦:“我今天不是早回家了吗?”

  林妧:“我知道,我只是说你应酬次数太多了。”

  肖谦:“应酬还不是为了工作,不工作赚钱,我怎么养家?”

  林妧:“你每次都是这样说来搪塞我。”

  肖谦:“我说的是事实,真希望你能理解我。”

  林妧:“我怎么不理解你,就是想到你工作辛苦才做这么多好吃的。”

  肖谦:“我让你做了吗?我只是希望你能真正理解我,并不是做一些我没让你做的事。”

  林妧:“那你能理解一下我吗?”

  肖谦:“我每天工作已经筋疲力尽,我已经没有精力来管其他,我不想一回到家就听你抱怨,这样我宁愿在外面应酬。”

  他们俩你一句我一句地吵着,我不是很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估计今天的鱼骨头泡汤了。在这里继续待着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一个转身,潇洒地从窗户离开了。

  第二天我又爬进家,目的是想看看还有没有机会吃鱼骨。

  可刚到窗口,我就听见了抽泣声,是林妧的声音。

  顺着声音过去,林妧正坐在沙发上哭泣,一滴泪挂在下巴上就快滴下来,她拿纸巾擦了擦。双眼肿着,红得跟金枪鱼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颤,真希望她停止哭泣,变回那个温柔对我微笑的林妧。我跳上了她的腿,前爪扒在她隆起的胸上,用鼻尖轻触了一下她的脸颊。

  林妧一把将我抱在她的怀里,却没有停止哭泣,她一边抽泣着一边给我述说她的心事。

  林妧跟肖谦是同学,也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四年大学,三年恋爱,刚毕业两人就去领了证。为了肖谦,林妧放弃了回老家,也放弃去上海工作的机会,留在了这个城市。只因为肖谦跟她说会养她,会好好保护她一辈子。她觉得结婚这几年来,自己为肖谦付出了很多,可肖谦似乎并不在意她的牺牲,或者说不懂她付出的爱。

  昨天晚上,在我离开后,两人从小吵变成大吵,后来肖谦生气离开了家,结果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我是真希望他别再回来了,可是他如果不回来,林妧应该会寂寞吧,昨天她好像说过肖谦不在,她很无聊。那我来陪陪她好了,我的想办法让她开心才行。

  我想起昨天晚上抓了只老鼠,又大又肥,我还没舍得吃,不然叼过来送给林妧,这样她的笑容应该会回来吧,想想就很激动。

  我立马从她的怀里跳下,兴奋地去找那只死老鼠了。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林妧已经没有在沙发上了,我在房里找了找,发现她在卧室的床上躺着,似乎是睡着了。我高兴地叼着老鼠跳上了床,将老鼠放在了她的枕边。我温柔地舔了舔她的鼻子,林妧缓缓地睁开眼睛。我移开身体,想让立刻她看到枕边的老鼠。

  林妧看到老鼠的那一刻,她睁大双眼,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她一脚将我踢下床,接着自己也跳下了床。

  我忍着痛爬起来,眼前的林妧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指着我骂道:“为什么你也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把这么恶心的东西扔到我的床上!”然后,她将床上的枕头顺手拿起扔向我,亏得我动作快,躲开了。

  如果我可以说话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跟她解释为什么我会这么做,我只是想让她高兴罢了,这只老鼠真的是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美食,她不知道老鼠肉有多美味。

  林妧一边哭着,一边骂着,我的脑袋嗡嗡作响,已经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只感觉鼻子有些酸,这是我不曾有过的感觉。

  我落寞地离开,在我转身的一刹那,一滴液体流入了我的口中,我从林妧做的菜里尝到过那样的味道,她说过那是盐的味道。

  我再次见到林妧时,已经是两年后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我正准备到公园的池塘去捞条锦鲤回去。那只漂亮的小母猫才为我生了五只小猫,我想为她做点什么。我们是一起捉老鼠时认识的,她跟我一样喜欢吃老鼠肉。

  那个女人站在池塘边,微风轻轻地将她的发丝带起,她看起来比以前更温暖迷人,她的笑容仿佛能将整个世界的悲伤都化为乌有。在她身旁的男人温柔地望着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然而,他并不是肖谦。

  这样的画面是那么的美,我并不想去过多地了解这两年林妧到底经历了什么,因为现在,就很美好。

  我不想打扰这份美好,转身往池塘的另一边走去。

  这一次的转身离开,我是幸福的。我也要赶快抓了鱼回去,孩子们和我心爱的小母猫还在窝里等着我呢。

相关文章
为什么顶到里面女生会大叫 女生越叫男生越往里顶

为什么顶到里面女生会大叫 女生越叫男生越往里顶

后来他们俩是怎样开始聊天,夏暮也记不清楚了,只隐约记得有天晚上过了12点,她还没睡,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忽然有人给自己的qq[详情]

探入花心深处研磨逗弄着 小妖精你真是要折磨死我

探入花心深处研磨逗弄着 小妖精你真是要折磨死我

前些日,馨缘儿的父母抱著馨缘儿一起到我这裡的海边玩,玩了半天,吃完饭临上车前,馨缘儿的母亲对我说,你给孩子讲个轮迴故事吧[详情]

宝贝儿真紧爸爸进去了小芳 每次顶到头叫很大声

宝贝儿真紧爸爸进去了小芳 每次顶到头叫很大声

 宝贝儿真紧爸爸进去了小芳 每次顶到头叫很大声,没有想到第一次和她恋爱的时候她连手都不让我碰,因为她一直都是一个乖[详情]

宝贝我好想在这里要你 ,美女叫床是能够让人感到刺激

宝贝我好想在这里要你 ,美女叫床是能够让人感到刺激

 宝贝我好想在这里要你 ,美女叫床是能够让人感到刺激并且让人全身心能够维持一段兴奋的过程,李明明有一个癖好,就是听美[详情]

老师喜欢大的塞得满满的 女人两条腿之间缝隙大说明什么

老师喜欢大的塞得满满的 女人两条腿之间缝隙大说明什么

发现他跟别的女生有暧昧是从我们异地恋开始这是我认为的,我没有对他吵吵闹闹,可是我明白爱情最怕不过是异地恋,最怕再也不[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靓女时尚 (闽ICP备19023088号 )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