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张小嘴吸着他的顶端 舌尖一直顶到花x中最敏感的那点

编辑:两性情感2019-12-09 16:25:28 关键字:无数张小嘴,吸着他的顶端,敏感的那点

  老徐早上往暖瓶里倒开水时,手一哆嗦,电水壶把暖瓶碰倒了。这暖瓶一下倒在了大理石厨台上,听“嘭”的一声,暖瓶的内胆爆了,把他和老伴都吓了一跳!幸亏暖瓶里还没有倒进开水呢,要不然,可能会把老徐烫个好歹的……
      无数张小嘴吸着他的顶端 舌尖一直顶到花x中最敏感的那点

  早饭后,老徐要出去买个暖瓶胆。这只暖瓶,他已经使用快有四十年了。老徐很喜欢这只暖瓶的蓝色的带着小圆孔的铁质外壳,如今在市面上早已买不到这种样式的暖瓶了。所以,他舍不得丢掉它,就想再给它配上一个瓶胆。

  老徐转了几家超市,才发现根本没有卖老式的暖瓶胆的。他有点不甘心,就来到了农贸市场,他看见市场大院内有一个买日杂用品的小店,老徐满怀希望地走了进去:兴许能在这里头会能“淘”到老式暖瓶的内胆呢!

  店主是一位和他年龄差不多的老太太。

  老徐嘴很甜地叫道:“大妹子,你这儿卖暖瓶胆吗?”

  “暖瓶胆?没有哇。现在卖的暖瓶几乎都是一次性的,坏了都换新的,很少有人换瓶胆了。”老太太说。

  老徐听了,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这下完了,白瞎我那个暖瓶壳了……”

  “大哥,啥样精贵的暖瓶壳呀?”老太太好奇问。

  “其实,也不咋贵重。就是几十年的老式铁质暖瓶壳。今天把胆弄碎了,我就是舍不得扔掉它,心思换个瓶胆照样使呗。好了,实在买不到,也就算了……”老徐边说边遗憾地转身走出了店门。

  “大哥,你等一下!”身后传来老太太的喊声。

  老徐站住了。他转回身,看见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个旧暖瓶,几乎跟他家的一模一样。

  “怎么?你也有这样的暖瓶?!”老徐很吃惊。

  “这是我家早些年用过的,保温效果非常好,我就拿到店里使用。可我儿子给我买了个新的保温水瓶,要这个旧暖瓶扔了。我舍不得扔它,把放在柜台下面了。大哥,你要不嫌气的话,这个暖瓶就送给你了,回去换上你家的外壳正好。”

  老徐愣了一下,他马上走进店里,有些激动了:“大妹子,这——我怎么能白要你的暖瓶呢?我一定给你钱!”

  “大哥,你就拿去吧。我说给你就是给你,要什么钱?!这旧暖瓶说不准哪天被我儿子看到,他一定会给扔掉的。今天正好遇到了你,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看见人家是诚心诚意地要送给他旧暖瓶的,老徐也就不再推辞了……

  老徐感到口渴了。看到了店里有个透明冰柜,他掏出了五元钱:“大妹子,我买五根冰棍。”

  “大哥,你吃一根就行了,买五根,就边吃边化浪废了,再说你的胃也受不了的……妹子理解大哥的用意了。”老太太笑着说。

  老徐一路哼着歌儿回到了小区。

  在楼角处,老徐看见了小区那个捡废品的邻居刘老太。她老伴身体不好,儿子在外地打工。为了给家庭增加点收入,她就在小区里捡废品卖。她正在吃力地扛着装满废品的大号编织袋,去很远的废品收购站去卖……

  望着刘老太负重的背影,老徐猛然闪出个想法……

  “老刘大妹子,你等一下!”老徐喊着。

  刘老太转回身,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很惊讶地看着老徐,怔怔地问:“大哥,你在叫我吗?”

  “你跟我来吧,我有一辆旧自行车,一点没坏,放在楼道里好多年了。送给你吧,来用它驮废品去卖,能给你省下不少劲儿。”老徐说。

  “大哥,那、那自行车,你想卖多少钱呢?”刘太太问。

  “卖钱?卖什么钱?!就是送给你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推过来。”

  老徐很侃快地说。

  我时常会想象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通常它们不切实际,但却有趣的可以。

  有时是在睡前,有时是在梦醒之后。

  那天夜里我渴醒了,几小时前聚会时摄入的酒精几乎榨干了我全身上下的所有水分。 

  我起床倒了一杯凉水,站在了那面大落地镜子前,想看看之前脸上那难看的酒精性潮红,有没有消退。

  镜子里的我站立的很勉强,摇摇晃晃的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手表,十一点半了。

  那是自然,毕竟我从来就不会喝酒,若不是领导二字,谁也没本事逼我喝进那些酸苦的谷物发酵物。

  一杯凉水下肚,燥热的心火算是被暂时逼退。镜子里的我,则痛痛快快的打了一个饱嗝。

  而我,却没有。

  我傻了,愣在了当场,先前还一团浆糊的大脑这下几乎清醒了一半。

  镜子里的他尴尬的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

  “抱歉啊,没忍住!”

  手里的玻璃杯几乎被我捏碎!

  我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那股突如其来的惊恐,便肆意纠缠上我的全身。

  “你…你怎么…”我问道。

  他笑了一下,带着些理所当然,也带着些歉意:“工作失误呗,还能咋样。”

  这时候我的酒意几乎醒了,我赶紧把手里的玻璃杯放在了桌子上,因为我真怕自己一激动把它捏碎了。

  回到镜子前,他手里的玻璃杯也不见了。

  “你想进来看看吗?”他问我。

  这句简单到三岁孩子都能轻松理解的语法,居然让我傻乎乎的思索并努力理解了十几秒。

  “什么意思…你邀请我到镜子里面…?”

  他的动作和我一样,维持着那种手足无措杂糅着淡淡恐惧的丢人形体。

  可他的脸上却毫不遮掩的堆着那种莫名其妙自傲。

  “是啊,进来看看我每天是怎么工作的呗。”

  我吞了一口唾沫,傻乎乎的点了点头。难以置信,我居然对他这个提议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他向我一招手:“来吧,跨进来就好了,就像跨门槛那样。”

  他说的很简单,实际上做起来也无比简单。

  我走到镜子前,一迈左腿,我的脚尖竟然穿过了那镜面,踏上了另一片坚实而陌生的地面。

  “这里…怎么会是这样啊…”

  我背靠着镜子,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他”所生活的这片空间。

  这里很奇怪,我眼前有一片不规则形状,这片区域中的一切看起来就是一个左右反转的客厅。

  而这个不规则客厅之外的一切,都被一片深邃的漆黑笼罩着。

  我很费解,他友善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一片区域,就是你在外面能看到的镜子里的所有角度。”

  “所有角度…?”

  “对啊,不管你蹲着看还是趴着看,又或是贴着镜子侧面看。所有所有角度拼凑起来的一切,就是这个形状。”

  我大致理解了他的意思,这个现象如果用拍电影来解释,也许会好懂一些。

  镜头前,演员在卖力的表演,道具音效灯光等等配合的天衣无缝。

  而镜子外的我就像是这个镜头,在我眼中的一切都十分完美。

  可镜头之外的地方,也许站着一圈紧张的剧组人员,也许到处堆着饭盒垃圾,亦或是镜头拍摄到的就只是一块制作精细的背景板,在这块背景板以外的地方,是一片荒漠也说不定。

  我深深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话刚说完,我忽然发现在那片漆黑的空间里,有一个什么东西正远远的向我们飘过来。

  “那是什么东西啊…”

  那东西很远,但是飘来的速度不慢,而且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人形。

  他看了一眼,哈哈大笑:“你眼神这么差啊!那不是你女朋友吗!”

  “我女朋友?!”

  我女朋友今晚也参加了公司的年会,我刚到家的时候她短信告诉我她还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回来。

  这么一算,时间差不多!

  “一切即将经过镜子前的事物,都是这样从外面飘过来的。”他继续为我解释。 

  我拍了一下脑门:“我懂了,过一会儿我女朋友回家了,远处的那个“女朋友”也正好会飘到镜子前面。当外面那个照镜子或者经过镜子的时候。”

  他打断了我,接着说道:“里面这个就会完成自己的工作,在镜子里面模仿着她的一切。”

  难以置信,这真是太离奇了。

  想到这我转身:“好了好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她回来看不到我该奇怪了。”

  他走了过来一把搂着我的肩膀:“再聊几句嘛。”

  十二点,门开了。

  女朋友看起来有些微醺,扶着门框脱下了高跟鞋。

  我端着水杯站在她面前:“喝了多少?难受吗?”

  她冲我温柔一笑:“没喝多少,你呢?”

  忽然间她看到了我右手腕上的手表,脸上先是一丝惊讶,随即便成了一种几乎癫狂的兴奋:“你成功了?!”

  我用力点了点头:“嗯,成功了!”

相关文章
洗澡没关好门公公闯进来 紫色巨龙撞花心很力贯穿

洗澡没关好门公公闯进来 紫色巨龙撞花心很力贯穿

洗澡没关好门公公闯进来 ,小玲和老公结婚之后本以为从此就是二人世界了,但是谁想二人世界维持了一个月不到公公就住了进[详情]

他粗糙的撕开了夜的衬衫 全部都给我吞下去不准吐出来

他粗糙的撕开了夜的衬衫 全部都给我吞下去不准吐出来

全部都给我吞下去不准吐出来 ,老旺的妻子早年就去世了,也就是在儿子上大学的时候,他粗糙的撕开了夜的衬衫,而从那之后就没[详情]

他把粗糙的手伸进你的领口 女生尿尿的地方从哪个洞出来

他把粗糙的手伸进你的领口 女生尿尿的地方从哪个洞出来

现代社会高度市场化、信息化,任何事都有专业公司专业人员为您操办,只要有钱可赚。婴儿出生有推销尿不湿的、学龄前儿童有[详情]

坐在他腿上没穿不小心进入 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

坐在他腿上没穿不小心进入 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

第一章坐腿上没穿不小心进入 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喜欢冲:妙玲发现自从结了婚之后自己的乳房变得越来越大了,而且她还没有到[详情]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大象蕉经典电影让人受不了

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大象蕉经典电影让人受不了

 H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我塞冰块 大象蕉经典电影让人受不了:有一次在电脑上翻看了一个电影,以为是属于经典电影的那种,但其[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靓女时尚 (闽ICP备19023088号 )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