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头含入她稚嫩的花 慢慢的进去慢慢的推动身体

编辑:两性情感2019-12-21 09:04:55 关键字:稚嫩的花,慢慢的进去

  他低头含入她稚嫩的花 慢慢的进去慢慢的推动身体
         果然是我老了,不然怎么最近时时在睡梦与现实中徘徊呢?忆起他四岁时的那句“若我娶得阿娇姐姐为妻,定要给她建一座镶金嵌玉的琉璃屋”。现在想想,总归是我太天真了。一小儿的无心之语,我却记了一生,赔了一生,值得吗?

  “卫子夫已有了几个女儿,你却仍旧如此,不得圣宠。唉,作孽啊!”母亲靠在榻上,长长叹了口气。

  “女儿不孝。”我知道,刘彻已经对我心生厌恶,可我又能怎样?我哭,我闹,换来的却是他的禁足,冷漠。卫子夫卫子夫,满心满眼都是卫子夫,置我二人多年的感情于何地?一想到这儿,我便怒火攻心,“啪嗒”,手中的茶杯便甩了出去。侍女吓得跪倒在地,不敢做声。我越发感到烦闷,向她骂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收拾,跟着我那么久了怎么还没点儿眼力见呢?”侍女慌忙点点头,急忙收拾干净,离开了我的视线。

  “娇娇!这么多年了,你这脾气还不改改?现在你失了宠,外祖母又走了,以后可没人再惯着你这脾气了。”母亲心急,扬起手就要挥到我脸上,终是不忍,只好轻轻拍了拍我的脸。

  “娘……”我红着眼眶,道,“一想到那卫子夫,我便气不打一处来,娇娇也不想这样蛮横无理的……”

  终归还是自己的女儿,母亲软下声来,道:“切不可再这样任性下去了,成大事者必能‘忍’,唉,也是为娘的过错,本不该太过娇宠于你,惯的你如今这般无法无天。”

  “娇娇会慢慢改的。”

  母亲这次与我说了很多,她说,过几日,会有一个名为楚服的巫女来帮我,以巫祝之法,谋取帝心。我不知这巫女作的法到底有没有用,但为了我,为了母亲,为了陈家,也为了能让刘彻与我重修旧好,我愿意一试。

  “只是……”母亲皱着眉头,似有犹豫。

  “怎么了?”

  “那楚服平日素爱女扮男装,好女色,娇娇若是担心,那就与她少见面,随意安排一偏僻小屋即可。若她对你动手动脚,你便无需忍受,左右只是一个巫女,并非少了她就不能再复荣宠。娇娇没必要放下身段,对她低三下四。”

  “可不是只有那楚服最精于巫术之法吗?”

  “那也不必卫屈了自己,为娘信娇娇定能做到心中有数。现在时辰不早了,我便先走了。”说罢,母亲起身,与一众侍女浩浩荡荡的走了。

  我瞧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蓦然掉下两滴清泪。母亲为我操心的太多了,她老了,依稀能从一头青丝里瞧见几根银发,格外扎眼。而她的女儿还是如此的不明事理……唉,我回了头,瞧着牌匾上大大的“甘泉宫”三字,越发想哭,却还是踏了进去。

  甘泉宫,曾经他许诺的金屋藏娇之处,现今灯火通明,却只留我一人的身影映于暖帐。

  “安寝吧”,我说。

  刹那间,归于星夜。

  这日我去那御花园逛了一逛,这花儿千娇百媚,有的谢了,却另有一批竞相开放。我闲着坐了坐,一坐就是一下午,感慨近日我这脾气似乎压下去了不少。

  似是每每遇到了与那刘彻有关的事,才会控制不住自己。

  “皇后娘娘”,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知道,是卫子夫。她走到我跟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我打量她一番,疲倦的点头示意。她大概没想到我竟是这幅反应,微笑着走了。

  我瞧着她娉婷袅娜的背影,默默低了头。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文文弱弱,唯唯诺诺的吗?唉,谁还曾经对我说,“娇娇的脾气不需改,明明如此引人注目,改了作甚?朕觉这般娇俏挺好。”现如今不还是找了个温柔的美人,我暗暗鄙夷道。

  偏巧不巧,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匆匆忙忙提起衣裙小跑回宫,徒留后面一帮宫人的大呼小叫。

  跑回了甘泉宫,喘了口气,忙端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顿了顿,才发觉一袭玄色衣袍的“少年”背对着我。

  刘彻是定不会踏入甘泉宫的,想着母亲的话,轻轻唤道:“楚服?”

  她回头一笑,我竟差点辨不出是男是女。

  “是我”,听了这声音,才确确实实明了她是女儿身,但一想到她好女色,我便不由得有些头疼。

  她见我神色异常,问我怎么了。

  我叹道:“从未见过纵巫蛊之人,有些害怕”

  她笑了笑,因着她这幅好皮囊和她这身打扮,我不由得想起了年少时的刘彻。

  那时我与他成婚不足三月。似是个草长莺飞的春天,我笑着问他要不要一起出门踏青放纸鸢,他放下手中的事,备了马车便与我一同出发了。

  几乎是一停车,我便跑了下来,与那东风共舞纸鸢。他在后面跟着我跑,不时还喊着:“娇娇,慢点儿!”彼时春光明媚,我一回头,瞧见的就是少年宠溺的笑容,与那三月春风一同,入了我心。

  后来只因这一时沉迷美色,我的纸鸢便挂上了树,生拉硬拽一番,还没掉下来,线就断了。一时心急,便大哭起来。他跑了过来,将他手中的纸鸢递给了我。说什么我都不愿接过,闹着要我自己那个。

  堂堂一国太子,竟为了哄我一笑,二话不说爬了树,虽是取下了纸鸢,自己却是不慎掉下来了,手臂擦伤,血倒是流了不少,还坦然笑着对我说:“给,娇娇儿,不哭。”

  我看着他手臂上的伤痕,不觉有些心痛,他还能若无其事的笑着。本想安慰一番,却因性格使然,撅嘴道:“哼,爬个树都能摔倒,你可真能耐。”

  他似乎说了句:“能得娇娇儿欢心,足矣”

  声音太轻了,我都快要以为那是风的呢喃。

  “皇后娘娘”,楚服喊道。我忙从回忆中惊醒,迷茫看着她。

  “娘娘可是被楚服迷了眼?”她轻佻的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暗想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又对我妩媚一笑,说道:“楚服深知自己确有几分姿色,若娘娘想要……楚服也不是不愿意的……”

  我幽幽望着她,掉头就走,叫人备水沐浴。

  想着刚刚见到的卫子夫,温婉贤淑,再反思下自己,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低头含入她稚嫩的花 慢慢的进去慢慢的推动身体

  陈娇啊陈娇,你是改还是不改呢?我皱着眉头,望着铜镜里的自己,才发觉自己的眼角竟添了些皱纹,差点将铜镜摔了。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我是比不上她的。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可我已经没有了,改了又有何用呢?

  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弛。那我对于刘彻来说,也是这样的存在吗?

  瞧着铜镜里的自己,哪还有当年那动人的模样?都被这几年的妒火,气闷给消磨掉了。

  “娘娘在想什么呢?”楚服不知何时进来了,她笑得灿烂,说道,“该用晚膳了”

  我点点头,起了身。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随意到了外面走动走动。

  雨停了,无风亦无月,云笼寒烟。

  打发了婢女各干各的,只我一人慢慢提着盏宫灯走着,倒也悠闲。

  忽然间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记得我八岁时,母亲曾想将我许给那时的太子刘荣,但因为刘荣的母亲栗姬与我母亲不和,便罢了。不过没想到母亲居然又和王夫人交好,想将我许给刘彻,竟是成了。

  还记得那天,我母亲笑着逗年方四岁的刘彻,问道:“阿彻可想娶妻啊?”

  那刘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母亲指着旁边的一个相貌尚可的侍女问道:“这个怎么样?”

  刘彻摇摇头。

  “那这个呢?”母亲又指了个更加貌美的侍女。

  刘彻摇头摇的更厉害了。

  “这个呢?”母亲指着正吃着糕点的我,我不由得看向他。

  只见他笑眯眯的说道:“若我娶得阿娇姐姐为妻,定要给她建一座镶金嵌玉的琉璃屋。”

  我难以置信的瞧着他,哼了声:“小孩子家家又懂什么,我才没说要嫁你为妻,说这话你也不嫌臊!”

  王夫人则和我母亲笑成一团。

  现在想着,有点好笑,小孩子的话又怎能当真,可恨我记了一辈子……

  后来刘荣被废太子之位,刘彻做了太子,我则成了太子妃,我知道其中定有母亲的手笔,我也不太情愿嫁给刘彻。

  可还是嫁了。

  那天很热闹,可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是洞房花烛夜,我与他嗑了一整夜的瓜子。

  想来那时两人都是小孩子,稚气未脱。

  我问他那天说为我建个琉璃房还算数吗?

  他很认真的说,算数。

  后来不知该聊些什么,索性和他嗑了一夜瓜子,顺带观察了他一下,反倒觉得他这人也还行,从他主动把自己的瓜子献给自己可看出。

  他在没娶我之前喊我“阿娇姐姐”

  成亲后同大人一般喊我“娇娇”

  感情再好些时,喊我“娇娇儿”

  唉,现在倒有些想听他喊我“娇娇儿”了。

  前面恰好有个小亭,我便走进歇歇脚。

  走进去时,才发现里面有人,借着宫灯,才知是刘彻,桌上摆着一壶酒,想来是在这儿借酒消愁,方想偷偷离开……

  “见到我还不行礼吗?”
        他低头含入她稚嫩的花 慢慢的进去慢慢的推动身体

  我表情幽怨,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欲要行礼。

  他见我这幅模样,摆摆手,道:“罢了,坐下吧!”

  他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便大大方方的坐下了。

  “你一个人在这儿?”

  “恩”

  “不去找你的红颜知己卫子夫?”

  “……你说话就不能不带刺吗?”

  “你才发现我说话带刺啊?疼不疼啊?”

  “陈娇你变了。”

  “你不也变了么?”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两人竟喝起酒来。我酒量不好,几杯下肚,见刘彻还有重影,晕晕乎乎的。

  迷蒙间,好似又听见他喊了句“娇娇儿”

  有人评价我善妒骄纵,其实并非如此,又是如此。

  刘彻登了帝位,什么莺莺燕燕都往他身边靠,我受不了,只能夜夜叫他留宿在甘泉宫。他说那是正治联姻,他对她们没有感情。我不信,与他闹了好几次。

  他也因要治理好一国,不能时时围着我转,哪怕以前是以我为中心。

  我明明都懂这些,却还是忍不住无理取闹,是不是这样,将他越推越远了呢?

  可笑现在想想,我与他何尝不是正治联姻?

  若是能再来一次的话,我与他是不是不会弄成现在这般模样?

  可惜回不去了……

  第二天醒来才发觉竟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旁边竟还躺着一个楚服。忽然间不敢想象,仔细瞧瞧,我与她都衣衫完整,想必并未做什么出格之事,这才放下心来。

  想着昨夜遇到刘彻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场梦,楚服又怎会在我床上,想着只觉头昏欲裂。

  急忙推醒睡得憨沉的楚服,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她没作答,揉揉眼道:“今日便可做法了”

  我点点头。

  不知这一天是怎样浑浑噩噩过完的,宫里倒是流传王皇后和一女子“对食”,我也不想去阻止这流言流语,反正也止不住。

  黄昏时分,楚服准备好了一切事宜,整个甘泉宫只有我和那些做法的人。我见楚服领着这些人围着一火盆跳来跳去,嘴里还念念有词,不觉好笑。可是一会儿,我就笑不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开了甘泉宫的门。

  我知道,这一天终会来到。

  刘彻撞破了这件事,他见了我,没说话,过了些时日,一道废后诏书将我打入长门宫。

  “皇后失序,惑于巫祝”

  仅仅八字,让我恍若跌入寒冰。

  陈娇的风光日子,已经到头了。

  我如今日日在长门宫中,也不觉有什么遗憾。其实细细想来,我这一生,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

  我与他结亲,本就是一个错误,无奈身不由己。

  我喜欢他,也还是一个错误,在看不清对方对自己的喜欢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的情况下,一颗真心全盘托出,注定满盘皆输。

  我为何刁蛮任性,是真的吃醋?耍脾气?我陈娇虽说有点愚钝,却绝不是愚蠢。只因觉察到了他已不似从前,不需像从前那般依附于我,依附于陈家。一个真正的帝王是绝不允许有外戚干正的,他必须杜绝一切危害。

  他已不是与我并肩携手的走了,他已经在我前方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怕他会丢下我,抛弃我,直至遗忘我,所以我要将自己伪装的任性妄为,只希望他能回头看看我。

  楚服只是他为了废后,不,削弱陈家的一颗棋子吧?那天晚上过后,我已经料到了。也罢也罢,帝王心术,猜不得。

  今年的暮春不知怎的,仍旧同仲春一般生机勃勃,我瞧着这满园春色,不觉已闭上了眼睛……

  恩,这次的故事是有关于“金屋藏娇”,其十斅娇or陈阿娇在历史上名字不详,只有一个陈皇后的名号,生卒年不详,所以名字是随着大家印象中取的,年龄是胡乱编的。金屋藏娇这个广为人知的故事其实在历史上也是不定存在的,所以这篇文章只供当做故事看待,禁不起考究!禁不起考究!禁不起考究!话说今天杜撰野史的感觉愈加强烈了

相关文章
关于爱情的经典优美语录收藏

关于爱情的经典优美语录收藏

不用每日缠绵,时刻联系,你知道他不会走,他知道你不会变,大概就是最美好的爱情吧[详情]

如何让男人爱你入骨,做到其中一点,就足以吸引男人的独特魅力

如何让男人爱你入骨,做到其中一点,就足以吸引男人的独特魅力

女人们总是希望心爱的男人能够爱自己入骨,得到男人全心全意的宠爱。而什么样的女人,才会得到男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爱恋[详情]

和一个妖艳少妇的那一晚,她撅着又肥又白的年夜屁股

和一个妖艳少妇的那一晚,她撅着又肥又白的年夜屁股

少妇骗le我的心我的爱我的第一次,和一个妖艳少妇的那一晚确实要我无法忘记,难道说我已经迷上她了没有?但是她骗了我讲她是[详情]

他性情不太好,他残暴成性不容易因为有你而改。

他性情不太好,他残暴成性不容易因为有你而改。

有些人见到家暴,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跑呢?为何打过一次还会继续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呢?乃至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家暴的人打架时[详情]

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  女朋友会夹有多爽死

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 女朋友会夹有多爽死

小景新交了一个女朋友,人长得不仅漂亮而且为人活泼开朗,虽然有时候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是小景也不会觉得烦,因为他本人就是[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CK女性网 (闽ICP备19023088号 )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