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紫色巨大蘑菇头旋转碾磨

编辑:两性情感2020-01-08 13:25:51 关键字: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巨大蘑菇头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紫色巨大蘑菇头旋转碾磨

  她吐气如兰的样子,特别是那勾人的眼神儿,立马就让我把持不住了。

  你妹的,这可是在试衣间里,我可千万不能胡来,万一被发现了可就要丢死人了。

  “嫂子,要不自己来吧。”我老脸一红,还有点舍不得让她放手。

  “怎么?忍不住啦?”白茹俏皮一笑,还故意用手指戳了戳我鼓起的地方。

  我顿时一个激灵,差点就没站稳,下面更是暴涨了三分。

  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昨晚还说要和我保持叔嫂的关系,可无缘无故的还总是勾引我,难不成这是欲擒故纵?

  “弄好了,出去让我看看吧。”白茹莞尔一笑,转头就走出了试衣间。

  我跟着出去照了照镜子,的确很帅气,和之前穷酸的气质比起来,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可再一看这一身的价格标签,当即我吓了一跳,这几件衣服加起来都快要小一万了!

  “嫂子,太贵了吧……”

  我拉了她胳膊一下,压着嗓子说:“我不用穿这么好的,太浪费了。”

  “有什么浪费的,我说行就行。”白茹回过头,招呼服务生说道:“麻烦你,这两套衣服都包起来。”

  一万块大洋如流水一般送了出去,我心疼的要死,可白茹却十分开心,走在商场里不停地打量我,还故意挽住了我的胳膊。

  “小家伙,还挺帅的嘛,现在你比嫂子的回头率都要高了。”白茹笑盈盈的说。

  “哪有,都是看你的,我有什么可看的。”我挠了挠头,都不好意思去看她丰腴的身材。

  她娇媚一笑,偷偷的摸了摸我腰间的软肉,凑到我耳边说:“你看那些人,都在看咱们呢,估计是把咱们当情侣了吧?”

  我心里一紧,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这不分明就是在暗示我嘛!

  刚这么想,白茹就拉住了我,看了眼时间说:“时间还早,要不你陪嫂子再逛逛?”

  我点了下头,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儿,不禁有点情迷意乱。

  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就算不能和她发生点什么,每天能欣赏她曼妙的身子,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儿。

  陪着她进了一家女装店,白茹挑选了两条性感的长裙,在身上比量了一下,回头朝我百媚一笑。

  “你觉得这条怎么样?”

  我点点头,说你穿上绝对好看,进去试试吧。

  她笑盈盈的钻进了试衣间,可刚进去,就推开门露出个小脸儿,朝我偷偷地勾了下手指。

  “来,帮嫂子拉一下后面的拉锁,我自己够不到。”她坏笑着说。

  我惊了一下,心想这可能不是拉拉锁那么简单,进去后她指不定又对我做什么呢。

  但我很期待,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之下,能和表嫂来一次亲密接触,想想我都觉得倍儿刺激!

  见售货员没注意,我迫不及待的就钻进了试衣间,空间本就不大,我俩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我换衣服,你可不要偷看哦。”白茹解开了衬衫的扣子,压根就没有背着我的意思。

  我顿时心跳加速,傻愣愣的也没转身,就见里面白色的罩子展露出来,包裹着硕大的柔软,白花花的,很是诱人。

  下一秒,她又脱掉了裙子,似乎是很享受我侵略的目光,她还特意很慢,让我大饱眼福了一番。

  不大一会,她浑身上下就只剩一套内衣,丰腴火辣的身子,无处无法散发着成熟女性独有的诱.惑。

  “还想看?”

  白茹坏坏的笑了一下,咬着小嘴唇还挺娇羞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转过了身子,尴尬的说:“那……那你先换,换好了叫我。”

  身后没了回应,就听见“沙沙”的布料摩擦声,我都能想象到她换衣服的画面,肯定是香艳无比。

  “好了,转过来吧。”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紫色巨大蘑菇头旋转碾磨

  听见嫂子的声音,我本能的睁开了眼,可转身一看,一具性感而又火辣的**摆在面前,那两团又大又白的东东,差点就让我血脉喷张。

  “嫂子,你……”我惊讶的说不出来话,盯着那两团雪白,脑子就跟死机了似的。

  她小脸绯红,娇羞的眨了眨眼,说:“你不是一直都想看吗,嫂子让你看看,就当奖励你的。”

  我吞了口口水,还没等说话,嫂子就勾住了我的脖子,抱着我往她的胸口上一贴,我“啊”的一声叫出来,刚巧就含住了一点凸起的小葡萄。

  好软,好香。

  我沉浸在欲望中,忍不住吸允了一下,白茹就娇躯一颤,口中发出了一道酥麻的呻吟声。

  “啊……”

  尽管她刻意压制,可身体还是有些颤抖,一边享受着我的舔舐,一边抱紧了我的脑袋,闭着美眸发出“嗯嗯”的声音。

  “不要……舌头……”

  白茹情迷意乱的抓着我的头发,一双**夹紧了三分,好像下面很痒痒似的。

  我吃的正来劲,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摸了下去,先是隔着内裤在缝隙之间摩擦了两下,而后干脆就顺着内裤的缝隙伸了进去。

  这一摸,才知道里面早就潮水泛滥了,手指上黏糊糊的,很是滑顺,我刚想往深处探索,她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别,只能摸,不许进去……”白茹红着脸,抬眸楚楚动人的说,简直就像个娇羞的小媳妇儿。

  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扣住了我的头,继续享受起我的小小动作,身子一抖一抖的,很快就香汗淋漓的了。

  差不多有一分钟,嫂子身体发软,有些站不住了,我埋在她胸口轻轻的啃咬,俩手就搂住了她丰满的翘臀,尽量不让她滑下去。

  “不行……够了……”

  白茹好像很痛苦,额头上全是香汗,半推半就的对我说。

  我一看她状态不对,这才恋恋不舍的放过了她,把手从内裤里抽了出来,就发现整只手都湿乎乎的,全是晶莹的水珠。

  我脑子还有点发木,白茹就已经穿上了内衣,抬眸媚眼如丝的看向了我。

  “小坏蛋,这下满足了吧。”

  她眨了眨眼,摸了摸我湿乎乎的小手,娇羞的说:“晚上自己解决一下,别总是忍着,会憋坏身体的。”

  说完,她就穿上了那条新裙子,这才拉着我走出了试衣间。

  我永远也忘不掉刚才那短短几分钟,那应该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刺激的事情了。

  但有一点我想不通,既然她不想和我发生关系,那这一来二去的满足我又是什么意思?

  篇二

  离开商场后,白茹开车把我送回了学校,她则是去酒楼上班。

  恰好这会儿是午休,我也没回班级,直接就去了大食堂,结果却看见了小冤家李颖,我不由心里一紧。

  上次把她绑了拍果照,她心里估计都快要恨死我了,不过也奇了怪了,她竟然没有叫贺龙找我麻烦。

  想到这儿,我就打算跟她挑明了,可刚一走过去,李颖就直接绕开了我,完全就把我给无视了。

  这小娘们儿是几个意思,打算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

  实在想不通,干脆我也就不想了,反正只要她不再欺负我,以后咱们就各走各的路,互相都别得罪。

  刚一回头,我就和前面的人撞了个满怀,一抬眼就看见了贺龙那张凶神恶煞的脸。

  “你踏马的,终于敢来学校了,我可等了你好久了。”贺龙咬牙切齿的,就跟个发疯的大猩猩似的。

  我心里一紧,脸上不动声色,问:“你等我干嘛。”

  “少他妈装糊涂,今晚放学别走,来小树林找我,你要是敢跑,老子就先揍你一顿,再把你的照片都发出去!”贺龙狠叨叨的,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这就不对劲儿了,难道他还不知道我有李颖的果照?

  我没吭声,贺龙也没在乎我的回应,撞了我一下就走掉了。

  估计晚上又是一场恶战,我咋就这么倒霉,走到哪都有麻烦跟着。

  吃完饭,我正准备回班级,身后就有人拍了我一下,我一看是陈小曼,不由有点小激动。

  “穿的这么帅,又去勾搭哪个小姑娘了?”陈小曼掐着小蛮腰问。

  “没勾搭,都是误会。”我苦笑了一声,说:“上次的事我得跟你解释一下,那个周娜我真的不认识,她来是……”

  话没说完,陈小曼就翻了个白眼,说:“不用你解释,我知道怎么回事,不就是英雄救美吗。”

  我点了下头,干笑着也不知说什么好。

  “这是好事,你不用跟我解释。”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紫色巨大蘑菇头旋转碾磨

  她嘴角一扬,拍了拍我肩膀,俏皮的说:“不过你上次放了我鸽子,总是要补偿我的吧?”

  “行,想怎么补偿你说的算。”我咧嘴一笑。

  她想了想,水斣饭就免了,周六我要和补习班的同学去野外写生,你有时间吗?

  我当即就点了下头,说只要你找我,随时都有时间。

  陈小曼眨了眨眼,美眸中流转着异彩,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周六我给你打电话。

  我嘿嘿一笑,心里很高兴,她穿着一条粉嫩色系的小短裙,雪白的长腿格外诱.惑,也不知里面是什么颜色的内内。

  靠,思想又邪恶了!

  抛开杂念,我就和陈小曼一起回了班级,这一下午我们聊了不少话题,我也是愈发的对她有好感了。

  一想到周末要和她去写生,搞不好就能发生点什么特殊情节,我都忍不住兴奋。

  很快就到了放学,陈小曼收拾东西走后,我就直接去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一路上看见不少亲热的小情侣,可我却一点都没欣赏的兴趣。

  他们是来搞对象的,我来可能就会被人搞,瞧今天贺龙那个架势,估计少不了一场恶战了。

  “呦呵,你踏马来的倒是挺早。”

  听着声音,我回头就看见了贺龙他们一伙人,可在一看他旁边的人,顿时我心里就咯噔一下。

  妈的,方海洋怎么也在!?

  “小兔崽子,还认识我吗?”方海洋冷笑一声,明显是不怀好意。

  这下完犊子了,一伙人我还有机会反抗,两伙人那就只能等死,他俩怎么会凑到一块去!

  贺龙和方海洋一起走来,身后跟着十多个小弟,说不害怕那纯属是扯犊子。

  “别看了,今天你哪都别想去,哥几个肯定把你伺候好了,让你踏马的多管闲事。”方海洋捏着拳头说。

  我心里一沉,低声道:“你们别乱来,这附近可都是人。”

  贺龙冷笑一声,说:“那又如何,今儿我方哥坐镇,你觉得谁敢过来多管闲事?”

  果然不是巧合,这俩狗R的是串通好了的。

  我左右瞧了一眼,只有身后那一排铁栅栏是条退路,也就犹豫了三秒钟,我二话不说撒丫子就往后跑。

  “草!小犊子,还想跑!”贺龙大喊一声,带着人就追了过来。

  我连头都不敢回,爬上了铁栅栏迅速的翻了过去,可一不小心就在腿上划了个血口子,疼的我冒了一身冷汗。

  疼,那也得忍着,现在停下来那就不是一条血口子的事儿了。

  我一瘸一拐的跑,血顺着大腿都浸湿了裤子,当时我真没有一夫当关回头跟他们干的想法,真要回头了那我才是个煞笔呢。

  “站住!你踏马别跑!”

  身后一大堆人追我,带头的贺龙和方海洋更是拎着棍子首当其冲,眼看着没几十米的距离了,我的心都凉了半截。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甲壳虫急刹车在了我面前,车窗打开,竟然是张美玉,她朝我招了一下手,急切的说:“快上车,他们追上来了!”

  我先是一愣,想都没想就钻上了车,张美玉一个油门儿轰出去,很快就把贺龙他们一干人等甩没了影子。

  有车就是好,尼玛逃命都多点机会,不过张美玉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幸好我来了,要不然你死定了。”张美玉握着方向盘,似乎还有点后怕。

  “你怎么来了?”我疑惑的问。

  她小脸一红,答非所问的说:“你管不着,路过不行啊?”

  我点下头,也没闲心多问,看着大腿上的半尺长的血口子,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卧槽,该不会是划破大动脉了吧,这出血量有点渗人啊!

  张美玉一看车座上都是血,小脸吓的瞬间就白了,惊呼道:“呀!你受伤了!”

  我咬着牙,也有点装逼的意思,摇头说没事,你先带我去药店吧。

  她急的都快掉眼泪了,说还去什么药店,你不去医院会出大事的。

  我说不会的,就是划破了个口子而已,应该没伤到动脉,况且这附近就一家医院,我怕贺龙他们会找过去。

  听了我的话,张美玉也不敢多说,在路边找了一家药店把车停了下来。

  “你等着,我去给你买药。”

  张美玉心急如焚的,跳下车就钻进了药店,不大一会儿就拎着一大塑料兜的药品跑了回来。

  我苦笑不得的,说我又不是快要死了,哪用得着这么多药。

  她一边拆开包装,一边说以防万一么,你瞧你流了多少血,都吓死人了。

  还真别说,我脑子里的确有点迷糊,估计也是血流的太多了。

  “别再车上弄,找个别的地方在慢慢包扎,方海洋也有车,我怕他会追上来。”我靠在车座上,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张美玉一愣,问:“那去你家?”

  “别,去哪都行,就是别去我家。”我苦笑着说。

  要是回家被白茹发现了,那她肯定得担心死,少说是一通旬斺,严重了没准就对我大发雷霆了,好不容易才和她处好了关系,我可不想再和她生气了。

  想了下,我看了她一眼,试探性的问:“去你家的话……方便吗?”

相关文章
他从后面抱着我顶我 对着镜子再来一次宝贝

他从后面抱着我顶我 对着镜子再来一次宝贝

那天老公的朋友半夜上我家借宿,他称着老公不在家,竟然要对我做出轨的事情,虽然我哭着给老公打电话,可是他竟然相信他的朋友[详情]

老师把腿张来一点也不疼 我们班男生在下课轮流啪我

老师把腿张来一点也不疼 我们班男生在下课轮流啪我

老师把腿张来一点也不疼,与女友交往的第三年,我们的感情出现了危机,我们班男生在下课轮流啪我,她总是嫌我不能给她时间多陪[详情]

宝贝你把樱桃一粒一粒挤出来 他抓着她的腰开始冲刺

宝贝你把樱桃一粒一粒挤出来 他抓着她的腰开始冲刺

一日,翻看邮箱,熟悉的署名一闪,顺手点开——是大学的导师忱,约我见面。就几十个字,反复读,反复读,读着,读着,就回到了从前。[详情]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紫色巨大蘑菇头旋转碾磨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 紫色巨大蘑菇头旋转碾磨

她吐气如兰的样子,特别是那勾人的眼神儿,立马就让我把持不住了。你妹的,这可是在试衣间里,我可千万不能胡来,万一被发现了可[详情]

阴道松弛对于女性来说严重影响了性爱,分享四个方法让女人阴道更紧致

阴道松弛对于女性来说严重影响了性爱,分享四个方法让女人阴道更紧致

阴道松弛对于女性来说严重影响了对于性爱的体验的,因为当出现松弛时就有不少人会紧致下面。那如何让阴道更紧致呢?其实[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靓女时尚 (闽ICP备19023088号 )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处理。